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小洁大股事- 第七章(下)“戴维斯双击”在保险股上创造...

[复制链接]
杨小杨66 发表于 2020-2-9 13: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微信图片_20200202173905.jpg


第七章(下)“戴维斯双击”在保险股上创造5万美元到9亿美元的神话
在20世纪初期的二三十年间,杰西利弗莫尔被当做投资界的神话,被人们顶礼膜拜。根据他自己投资理念整理的《股票大作手回忆录》在1923年一经出版问世,就被当做投资宝典,被投资人学习效仿。可在其之后再没有如利弗莫尔般成功的人物。就连他自己在1929年达到高峰后迅速坠落。在获得巨大成功后,他的生活开始变得混乱不堪,他开始包养很多情妇,并和他老婆离婚。投资也没那么认真小心,继续严格坚持他自己总结的投资理念。挥霍无度加上投资随意,仅仅5年后,1934年利弗摩尔宣告破产。1940年于纽约曼哈顿的一个衣物寄存处开枪自杀。
  对于利弗莫尔的最后投资失败和自杀,很多人归结为他失败的感情生活:他的第二任妻子Dorothy是一位挥霍无度且酗酒的演员,是二人婚姻生活的部幸福影响利弗莫尔的投资。究竟真相是否这样?只有当事者自己清楚。但利弗莫尔的成功的投资理念的确很难被复制别人包括他自己是不争的事实。利弗莫尔投资的核心思想是基于价格、时间以及交易量为核心的技术流操作手法。这种方法脱离股票基本面的交易方法。以过去的经验指导未来的操作。而市场不会简单重复。对人的要求极高,需要很强的洞察力和应变能力,同时还需要克服人性贪婪和恐惧的弱点。在利弗莫尔的整个投资生涯,他自己其实也并不一直能完全贯彻自己的投资理念,大成大败交织其整个投资生涯。稍有不慎往往断送之前所有的努力。强如利弗摩尔最终也是悲剧收场!
在利弗莫尔宣布破产之后,人们开始重新反思,如何才是更可靠的投资方式。单纯研究市场的投资技术流投资方法不在被信任,注重政治经济政策、行业景气度以及公司财务状况和市场估值的基本面分析逐渐受到重视。在个期间投资届出现了两位伟大的人物,本杰明•格累厄姆和斯尔必•科伦姆•戴维斯。论名气,时至今日,由于前者是迄今为止最伟大投资人—沃伦•巴菲特的老师更被人们所熟知。但论投资理论的实用性,戴维斯的“戴维斯双击”投资理念更为实用和有效,一百年来,其成功模式一直被投资人复制,并且屡试不爽。
所谓“戴维斯双击”,是指在低市盈率(PE)买入股票,待成长潜力显现后,以高市盈率卖出,这样可以获取每股收益(EPS)和市盈率(PE)同时增长的倍乘效益。这种投资策略被称为”戴维斯双击”。是由戴维斯提出并最早应用于投资的策略。以此理论为基础,戴维斯1947年以5万美元开始投资生涯,到他1994年5月去世时,在他47年的投资生涯中为其创造了9亿美元的财富。不同于利弗莫尔的投资理念很难被别人成功复制。戴维斯的理论,被他的儿子斯比尔•戴维斯和孙子克里斯•戴维斯和安德鲁•戴维斯成功继承。儿子斯比尔30年投资累计回报75倍,是标普500的两倍,两个孙子管理450亿美元资产。戴维斯家族也是美国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投资家族。
戴维斯1909年出生于美国中西部皮若牙市的一个普通家庭。从小聪颖好学,特别对历史情有独钟。19岁考入普林斯顿大学。1929年的一次法国旅行的火车上,邂逅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凯瑟琳•威瑟曼—一位美国纺织大亨的女儿。后来凯瑟琳成为他的妻子,也是他投资的出资人。
1932年,戴维斯哥伦比亚硕士毕业不久,在短暂的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工作后,戴维斯来到凯瑟琳哥哥比尔的投资公司,成为为一名研究员,在此期间他密切关注汽车,航空,铁路和橡胶行业,并且调研了大量公司和工厂。由于他和比尔性格完全不一样,虽然最终没能在此开启他的投资生涯。但在1938年他把调研心得整理成一本书《面向四十年代的美国》。为完成这本书,戴维斯研究了1929年以来大萧条中大量公司的起起伏伏。他发现导致1929年经济危机的主要原因并非是企业唯利是图,而是政府的政策原因导致,当时罗斯福总统的税收机构有很大的问题,导致企业税务负担太重。除此之外,他认为还有两个原因加剧大萧条的原因:一为了保护美国本土制造商,对海外产品征收很高的关税,其它国家只能以货币贬值应对,从而形成恶性竞争;二企业并购导致大企业因垄断挤压小公司的竞争力。虽然在此期间,美国经济和股市一直低迷。但由于戴维斯研究了大量的社会经济历史,他不像其他人那样悲观,他相信周期的存在,而且长期而言,投资股票是最具有潜力的投资品。他甚至预测到三个巨人将会苏醒:铁路,公用事业和建筑业。这本书一经出版,反响巨大,因此,戴维斯被当时的纽约州州长托马斯•杜威聘请为演讲撰稿人兼经济顾问。
1941年,戴维斯拿着其岳父支助给他用来买房的3万美元,购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个席位。这个席位在1929年股市高峰时价值62.5万美元,到了1941年,只要3.3万美元。虽然,他没有买在最低点,第二年,这个席位一度跌到了1.7万美元。但到了1946年席位价格就升到9.7万美元,到1994年5月戴维斯去世,这个席位价格已经达到了83万美元。而这其实是戴维斯投资生涯的小试牛刀。
让他坚定投资信心的是,随后几年的美国的经济和股市走向验证了其预测的正确性:二战极大地推动了美国的经济和股市,由于战争需要,美国政府成为了最大的消费者,从钢铁到橡胶再到军需品。1942年到1946年,道琼斯指数翻了一番。尽关如此,戴维斯任然认为,股票市场的机会越来越大,因为虽然美国经济增长巨大,但道琼斯指数只有最高点1929股市高峰时的一半左右。
于是在1947年,38岁的戴维斯辞去了纽约州保险司的官职,踌躇满志地来到华尔街,正式开始他的投资生涯。此时的他信心满满,他做好成为职业投资人的一切准备。如前所述,戴维斯分析预测理论体系。更重要的是,他发现最佳的投资时机已经来到。
而此时一切都百废待兴,道琼斯整体市盈率9.6倍,大部分上市公司股价仅仅略高于账面净资产价值,股票的股息率5%,比债券票面利率高很多。虽然二战结束,经济在压抑已久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有了财富积累的人们更愿意投入改变生活的日常消费上面,而不是股市。尽管1942到1947年,道琼斯成分股利润翻了一番,但在1947年当年,铁路和航空股票再次下挫,医药和公用事业板块也开始下跌。多数人对股市仍然持悲观态度,但戴维斯认为,这是股票历史上千载难逢的最大的一次低价大甩卖机会。而在所有的投资标的中,他最钟意的是保险股。
原因何在?
首先,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有多年保险工作的经验,他熟知保险业务和相关公司的运作模式。
另外,戴维斯确信,股市整个会呈现上升趋势,保险股则回报丰厚,风险极低。因为,相对于一般企业,每当产品生产商投资设计一种适销对路的产品时,就要对厂房和商品本身的改进投入很多,而保险公司则不然,它们的产品总是推陈出新,而且,不需要昂贵的工厂和实验室,也不制造污染,基本不用太多投入。它们还能抵御经济衰退,经济低潮期来临时,消费者会推迟大宗购买,比如:房、汽车、家用电器等,但他们不能推迟交纳住房、汽车以及人寿保险费用。经济陷入泥潭时,人们被迫处处节约,经常宅在家里,减少驾驶里程,这样一来,交通事故减少,索赔也随之减少,汽车保险商受益匪浅。经济萧条导致利率降低,保险公司的债券投资组合应付因此增值。这些因素把保险公司的收益从正常经济周期中解放出来,并赋予他们抵抗经济衰退的能力。
关键是,他们从每个新顾客那里获取保费,当理赔或是保单到期时才支出现金。保险公司拥有的债券和抵押资产都是用顾客的钱买来的,假设没有意外的、耗尽投资组合的索赔事件,保险公司就能积累起一大笔属于其股东的隐藏资产。而耐心的投资者只需要等着隐藏资产不断膨胀,其他投资者加盟,然后抬高价格。
戴维斯将它称为股东炼金术,不需要煮锅、配方和符咒,任何投资者都能受益。
其实,他对保险公司的认识,某种程度受到格雷厄姆价值投资理念的影响。1947年,他还当选为格雷厄姆股票分析师协会的主席。
股市有牛熊,保险行业却是“长命牛市”。当股市的牛市行将灭亡,投保人却不紧不慢,他们活着的时候支付保险费用——对抗死亡,由他们的继承人收敛赔偿金。戴维斯认为,保险公司就是“乔装改扮的实力公司”——疯狂般地发展,但却不被人们认知。在当时,人寿保险公司的收益增长速度就如同日后的电脑行业、医药行业以及麦当劳和沃尔玛一般。
也正是随着对保险行业了解越深,他越觉得自己不能等待了。即使,老板兼良师杜威很可能在1948年赢得总统竞选,他可能被“新总统”邀请入白宫,担当政府高官。但是,此时的戴维斯已开始着迷于投资,特别是保险业。
但找到真正值得投的保险公司并不容易。
1947年到1948年,戴维斯走访全国各地,寻找优秀的保险股票。同时,他还把思想灌输给基金会、抚恤基金和有钱人,希望有人能听从他的建议购股,让他去经办操作,以得到佣金。
具体如何选择投资公司。戴维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在决定自己投资后,他依然继续走访全国各地,但不是去游说有钱人,而是为了自己作投资分析。他和保险公司的CEO们会面,询问新近业绩和未来打算。面对面的交谈使他可以把“虚张声势的人和实干家区分开来。CEO们通常对于未来只有一个大致的目标,戴维斯会盘问他们说出细节。如果一家公司对长期利润增长做出十分肯定的预测,但又说不清达到目标的具体计划,戴维斯就会十分反感,将其划入疑问名单。他很喜欢问的一个问题是:“如果你拥有一把尚方宝剑,可以击败一个竞争对手,那么你的目标是谁?”在得到答案后,他会记下CEO提起的对手公司的名字,再去调查其股票。因为他相信,一个让同行感到畏惧的公司,肯定有其独到之处。戴维斯把这种实况调查叫做“和我的伙伴会面”。因为历史告诉他,伟大的文明是由伟大的领袖建造的,他就要在公司决策人的行列中寻找伟人。
政府官员的职业经验让他摸索出了一条区分赢家和输家的规律。
首先,他通过对数字的分析来查明“公司是在盈利还是穷得叮当响?”这需要掌握业内普遍使用的一些会计技巧。
其次,一旦确定公司处于盈利状态,他就把注意力转移至使资产复利的投资组合上,他会把可靠资产,比如:政府债券、抵押资产、蓝筹股和可疑资产区分开来。
有一次,他正打算投资一家表面上很吸引人的保险公司,但突然发现其投资组合充满了垃圾债券时,立马收手。
戴维斯通过数字了解公司情况后,他会转向公司的管理水平。和决策人会面,和CEO交谈,话题无所不包,从公司的销售队伍到理赔,再到公司战胜对手、赢得新客户的策略等。
在对保险公司品质的考察结束后,戴维斯就要对价格进行考评了。他的安全边际相当苛刻,出手价很低,而股价波动反而是他选股指标中最不重要的一个。但是,某个公司如果处于比较长的低价期,他会认为,这是公司内部出现问题的标志,最有可能的情况是,知情的局内人在抛售股票,墙倒众人推的情况就会发生。
通过严谨的调研和深入分析,戴维斯在保险这一被冷落的行业里挑选购买健全而有希望的公司股票。正是基于前面的分析,当保险股价格低廉之时,戴维斯乘机入手,他最初的投资组合中有很多小型公司。他之所以比较青睐规模小的保险公司。他在保险司工作期间注意到,战争过后,小股票表现优于大股票,因为小公司不受国会干预,也不用承担工会压力,所以能够抬高价格、控制工资水平。理论上,普通保险公司也能得益于此。这些小型公司被大公司收购之时,就是戴维斯收获的季节。
他抓住了大战后房屋保险、汽车保险、人寿保险的高潮,避开了周期性表现不佳的公司,比如:安泰等,寻找那些富有进取精神、低成本运营的复利机器。
1947年,开办小公司的时候,他只有10万美元的资产,也就是5万现金和价值5万美元的纽约交易所席位。一年后,他的净资产达到了234,790美元,7只保险股票让他享受了如今高科技股那样的腾飞。1954年,他结束了7年的自营职业,进入了富人行列。
戴维斯1950年买入保险股时PE只有4倍,10年后保险股的PE已达到15倍至20倍。也就是说,当每股收益为1美元时,戴维斯以4美元的价格买入,当每股收益为8美元时,一大批追随者猛扑过来,用“8×18美元”的价格买入。由此,戴维斯不仅本金增长了36倍,而且在10年等待过程中还获得了可观的股息收入。这个投资法则被戴维斯总结成一整套自己独特的投资理论体系,在其一生的投资中,自己严格遵守反复利用。后来被称作“戴维斯双击”,其核心是选择业绩估值两方面提升的行业和公司做为投资标的。
美国20世纪50年代的牛市一直继续到了60年代。期间大部分股票涨幅巨大。这对于戴维斯有个苦恼的地方是,他最中意的保险股也早已摘掉了贱卖的帽子。他再也不能按自己的投资原则选择到业绩和估值都有提升潜力的保险股了!
他的视野开始伸向国外。
1962年,他签约参加分析师的日本之旅。那时候的日本主要向美国出口廉价纪念品,“日本制造”在美国意味着“这是垃圾”。很多美国人都不敢想象,日本还有股市。
美国分析师在日本受到了极为热情的款待,他们个个在日本人看来,都是一张张美元。确实,索尼、丰田给了他们不错的初步印象。但是,在看到日本公司的统计报表后,分析师们都寒心了,那水分之大,就像在数字周围密布着烟幕,始终无法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访问结束,除了戴维斯和另一位加州投资人——詹姆斯·罗森沃德,其他人都不愿意在日本投资。而戴维斯和罗森沃德从访问初就组成了一个少数派。两人经常蜷缩在大巴的后座,共同研究日本公司的统计数字。而罗森沃德恰恰是日本数字统计技巧方面的专家。很快,他们俩就脱离了大部队,自行去日本的保险公司拜访。结果,他们了解得越多,就越确信,他们碰上了鸿运,还是特别大的那种。日本的公司大体都受到政府和本国文化的保护,使他们免受自由竞争浪潮的冲击。日本的保险公司更是受到额外的优待,因为日本政府希望获得一种慰藉感,那就是他们并不缺乏用于赔偿受害者的资金,哪怕是下一次大地震来临。
戴维斯他们发现,日本20家保险公司分摊了国内大部分的财产/意外灾害保险业务,而美国有1万家保险公司做着同样的事。这20家公司中有5家控制并享受着担保的市场份额、财政部的精心呵护,并被准许向客户索要比美国保险公司高出2到5倍的保险费用。遭遇车祸和其他不幸的受害者还要经受严格质询,以证明其索赔有据可依。他们的索赔要求还经常被拒,目的就是维持最低支出率。
在罗森沃德的帮助下,戴维斯发现,日本整个保险行业便宜得出奇。而且,在日本,保险公司投资组合赚得的收入还是可以免税复利。这种被称为“灾难储备金”的积累简直就是一笔无法抗拒的隐藏资产,其真实数目早就超过了最悲观预测所估计的损失价值。离开日本经过香港时,戴维斯迫不急待地约了已经进入日本的美国保险公司AIG的高管吃午餐,进一步搜集情报。席间,戴维斯获得了一个重要信息:“日本人都是忧郁症患者。”他们对癌症保险如饥似渴。
回到美国后,他立马购买了日本五大保险公司中的四家,日本保险股占去了他总资产的10%。同时,这次日本之行,还促使戴维斯增加了AIG的持股,因为这家公司是美国全球化的保险巨人。AIG具有多元化、国际化的特征,富有创造力,而且很节俭,它那独断专行的CEO汉克·格林伯格,就是和戴维斯一样一分钱钱掰成两半花的小气鬼。
在日本大获全胜后,戴维斯的国际投资之路一发不可收拾,他将目光投向南非、欧洲、远东,甚至是俄罗斯。很快他就拥有了一个联合国保险股票组合,1965年,他甚至打破自己“向拉美说不”的戒律,买了四只墨西哥保险股,同时还有一只爱尔兰保险股、一只南非保险股。
在戴维斯的投资生涯中,他的目光几乎都锁定在了金融类股票,尤其是保险股上。有12只股票是他早期投资中最喜欢的,也是对其财富贡献最大的, 1990年时这些股票总价值为2.61亿美元(表2)。只要他选中公司的领导能力和持续盈利能力不变,他就会一直坚定持有,比如,戴维斯12股在他的投资组合中已经存在了十几年。此外,金融资本惠氏、劳森伯格和维奥这三只股票虽然在1990年时已不再持有,但是戴维斯曾持有这三只股票长达三四十年。正是这些核心资产赋予了戴维斯巨额的财富,持久耐心是他的最大优势。在戴维斯的重仓股中有如今广为人知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这与巴菲特的投资风格不谋而合,这也是戴维斯一直持有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且永不卖出的原因。而巴非特其实是“戴维斯双击”的最好使用者。
47年间以保险股为主要标的的投资生涯中,戴维斯保持了巴菲特不相上下的平均年化投资回报率——23.18%。
时之今日,距离利弗摩尔的操作伯利恒钢铁和戴维斯在保险股大获全胜已过去将近一个世纪。但二人的投资理念和方法一直被后来的投资人学习和效仿。事实上,二人的投资风格截然不同,利弗莫尔从小实战中成长,成功、失败,大起大落伴随终生注重投资时机选择,分析基础建立在定性分析的基础上,多为短线操作,对人要求极高:对市场动向保持极高敏锐度的同时,必须严格遵守投资原则和纪律,稍有失误可能满盘皆输!而戴维斯则完全不同,投资前做了充分的理论实践准备,对行业和公司具备雄厚的分析预测功底。注重对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的确订性分析。理论简单,益于遵守,几乎全是长线投资,成功的前提的必须熟悉自己投资标的,具备分析行业和公司的能力和水平,而且必须保持足够的耐心。
那么二人的投资理念和方法孰优孰劣?其实二人不同的结局已是最好的答案。

天天都有好彩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 更多
广告位
关于我们
海南睿富互联网竞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0月,注册资本金一亿元,公司位于海南·海口高新技术·生态软件园。由行业资深专家共同创办,是一家提供体育、电子竞技的基础数据,以及咨询、分析的服务平台型互联网公司。 公司旨在通过详实的数据和严谨的逻辑分析,为益智博弈和投资经营人士,提供决策依据,通过智慧思考获取收益和乐趣。
免责声明
每日头彩提供的资讯与数据仅用作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注、投资及应用建议。远离赌博,智慧博弈!
内容合作:QQ:153672308(赛马)/QQ:914155379(电竞)/QQ:120015341(体彩)
商务洽谈:金经理-18701323880 / 田经理-17611158721

扫描微信二维码

查看官方微信

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

0898-66167999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 9:00~18:00)

在线QQ客服
海南总部地址:海南省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海南生态软件园A17幢1001室
北京办公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万达广场F座2701
咨询电邮:mp@hainantoucai.com
客服电话:0898-66167999

琼公网安备 46900602000131号

琼网文〔2018〕9524-838号

琼ICP备18002565号